杨一清:明朝内阁首辅

杨一清:明朝内阁首辅 1

图像出处:明末 佚名 – 明良真像

姓名:杨一清
字:应宁
号:邃庵
别号:石淙、石淙先生
国籍:大明
民族:汉族
亲属:杨景(父)
祖籍:云南安宁,湖广巴陵籍。
出生地:广东化州

出生日期:1454年12月24日(景泰十二年十二月六日)
逝世日期:1530年9月5日(嘉靖九年八月十四日)
所属朝代:明朝

信仰:儒学
主要成就:计除刘瑾,出将入相
官职:成化八年壬辰科同进士、内阁首辅、左柱国、谨身殿大学士、大明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

追赠:太保
谥号:文襄

杨一清是明朝政治家、文学家。进士出身,此后历任山西、陕西官员,担任首任陕甘总督,并平定安化王朱寘𫔍谋反,与张永除掉宦官刘瑾干政,官吏部尚书。嘉靖初年,其在大礼议中支持明世宗立生父为皇考,担任内阁首辅,晚年因与张璁、桂萼不合而致仕。卒谥文襄。

杨一清为成化八年进士,曾任陕西按察副使兼督学。弘治十五年以南京太常寺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的头衔出任督理陕西马政。后又三任三边总制。历经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为官五十余年,官至内阁首辅,号称“出将入相,文德武功”,才华堪与唐代名相姚崇媲美。

早年经历

景泰五年(1454年)十二月六日,杨一清出生于广东高州府化州,年少时被誉为神童,十四岁便参加乡试,并且被推荐为翰林秀才。明宪宗命内阁选派老师教他。
成化八年(1472年)壬辰科进士,授中书舍人。

生平

杨一清籍贯云南安宁,州内有石淙渡。凡撰述题识皆以石淙系之,故时人称之为石淙先生。父杨景,为永乐癸卯举人。初任直隶霸州判官,后改湖广澧州判官,不久,迁广东化州同知。

景泰五年十二月六日(1454年12月24日),杨一清生于化州。天顺四年(1460年),父杨景致仕,携杨一清家居巴陵。少年时代,杨一清有神童之誉。荐翰林秀才,宪宗命内阁择师教之。成化四年(1468年),杨一清中式戊子科乡试,年方十四。成化八年(1472年)登壬辰科进士。因父丧,徙葬丹徒观音楼巷圆通庵北(今属江苏镇江),并在此定居。服除后,授中书舍人。

成化二十三年(1488年),杨一清升任山西按察使司佥事,改陕西提学副使,在陕西任职八年,闲时考察边疆战事。弘治十一年(1498年)入朝,任太常寺少卿,进南京太常寺卿。

弘治十五年(1502年),经刘大夏举荐,升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巡抚陕西,督理陕西马政。任内平定边疆进犯、弹劾贪庸总兵武安侯郑英并推荐都指挥佥事曹雄代任,及裁减镇守中官费用,军纪为之肃然。

边疆防御

多年以后,杨一清升任山西按察使司佥事,改陕西副使督学,在陕西任职八年,平时空闲时考察边疆战事。此后入朝,任太常寺少卿,进南京太常寺卿。

弘治十五年(1502年),因刘大夏举荐,升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担任陕西巡抚,负责督理陕西马政,期间平定边疆进犯、弹劾贪庸总兵武安侯郑宏,并裁减镇守中官费用,使得军纪严明。明武宗即位后,数万蒙古军入侵固原,总兵官曹雄拒绝派兵援助。杨一清于是率轻骑自平凉昼夜行军,抵御入侵并发动奇袭,击退蒙古军的进犯。此后,杨一清以延绥、宁夏、甘肃三地有警不相援,请求朝廷任命大臣兼任,管理。刘大夏于是请求朝廷任命杨一清总制三镇军务(陕甘总督),此后晋升为右都御史。

杨一清认为:“映西各边,延绥据险,宁夏、甘肃扼河山,惟花马池至灵州地宽延,城堡复疏”。成化初,“在延绥者,余子俊修之甚固,由是,寇不入套二十余年。后边备疏,墙堑日夷。

弘治末至今(正德初年),寇连岁侵略。都御史史琳请于花马池、韦辨设营卫,一总制尚书秦统仅修四五小堡,……谓可无患”,实则“不一二年,寇复深入。是(秦)肱所修不足捍敌”。为了不使“河套沃壤为寇巢穴”,“诚宜复守东胜,因河为固,东接大同,西属宁夏,使河套方千里之地,归我耕牧,屯田数百万亩,省内地转榆,策之上也。如或不能,及今增筑防边,敌来有以待之,犹愈无策”。《嘉靖宁夏新志·杨石清传》谓:“时虏将大举入寇,公至灵州,以先声震之,寇慑服不敢入,遂致境内晏然,乃奏修延、宁二镇长城,以为复东胜之计。工方兴,为奸妒(指刘瑾辈)所止。迄今清水营四中里‘虏木敢窥,此其验也。” 杨一清在任期间因修建边疆防御,明武宗很是赞赏并发帑金数十万使其完成防御工事。太监刘瑾因杨一清不依附自己,而弹劾杨一清,他被迫借病辞职。之后刘瑾诬陷其冒领浪费边疆费用,而被逮捕入诏狱。大学士李东阳、王鏊极力救护方才救出。之后仍然致仕,先后罚米六百石。

计除刘瑾

当时,安化王朱寘鐇谋反,明武宗诏令起用杨一清,总制军务,与总兵官神英平叛,并命中官张永担任督军。大军未抵达,杨一清以前的部将仇钺已经平叛并逮捕朱寘鐇。杨一清驰马抵达镇县,并宣布皇帝的恩德。张永随后赶到,两人相谈甚欢。杨一清知道张永与刘瑾有矛盾,并趁机握着张永胳膊称:“此次平叛有赖于阁下的力量。然而此事易除,但国家内患怎么办呢?”张永问:“指的是什么呢?”杨一清于是在手掌上写一个“瑾”字。张永则称刘瑾的党羽耳目已经布及各地。杨一清慷慨激昂地称,希望张永借此平定而上疏揭发刘瑾的诸多恶事。张永问如果不可行怎么办。杨一清于是出计称:“此话必须从您口中说就成。万一皇上不信,你就顿首在地上痛哭,并请求死在皇上面前,剖心以证明此事不为妄论,皇上必然为您的所做而感动。请必须从速而做。”张永听后勃然而起,立刻做了决定。此后竟然如杨一清计,除掉刘瑾。此后杨一清被召还入朝,拜为户部尚书。论功加太子少保,赐金币。此后改为吏部尚书。

直陈弊病

杨一清为政通练、性情宽大。其在吏部尚书任上,恢复此前为刘瑾所陷害的官员,并派遣官员去中原平定盗乱等,此后又加少保、太子太保,荫锦衣百户。此后因选用尚书靳贵,而进杨一清为少傅、太子太傅。乾清宫灾,诏求直言时,杨一清上书称皇上视朝太迟,享祀太慢,在西内大造寺庙,在禁中留宿边兵,并阐述在京畿内设立皇店的弊病,以及江南织造等扰民事情。之后因病乞归,明武宗仍然挽留。大学士杨廷和丁忧时,明武宗命其兼武英殿大学士,进入内阁参赞机务。钱宁乱政时,受到杨一清的指责,于是其与江彬等人勾结,派人在武宗面前诋毁杨一清,此后杨一清请求致仕归乡,与焦山寺僧妙福禅师为友。明武宗南巡时,曾经抵达杨一清府,与其乐饮两昼夜。杨一清借机劝阻,明武宗于是取消江浙等地的巡游。

两朝老臣

明世宗还是世子的时候,兴献王就曾经对其称,楚地有三杰,分别是刘大夏、李东阳及杨一清,明世宗于是记住了他们。他即位后,廷臣纷纷交相举荐杨一清,于是明世宗派遣官员赐金币存问,遭到杨一清谢绝后,明世宗特予杨一清一子官至中书舍人。

嘉靖三年十二月,明世宗诏杨一清以少傅、太子太傅,改任兵部尚书、左都御史,总制陕西三边军务。至此,以尚书身份担任边疆大臣的惯例,从杨一清开始。明世宗在诏书中褒奖赞美,以其与郭子仪相称。杨一清至此第三次为总制,其部下均踊跃兴奋,之后平定亦不剌进犯,并接受土鲁番的求贡。后入朝担任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入见后加少师,任兼太子太傅。不久《献皇帝实录》书成后,加太子太师、谨身殿大学士。杨一清以未曾参与纂修而请辞,没有得到明世宗批准。王宪奏报战功时,推功于杨一清,于是加为左柱国、华盖殿大学士。此时,费宏已经离去,于是杨一清担任内阁首辅,明世宗赐银章二个,分别是“耆德忠正”、“绳愆纠违”,命其可以密封言事。此后,杨一清与张璁论张永此前的功劳,而起用为提督团营。给事中陆粲请增筑边墙,也得到杨一清批准。《明伦大典》书成后,加正一品俸。

惨遭陷害

议大礼的时候,杨一清还在家中居住,看到张璁的上疏后,对门人乔宇称:“张生的这番议论,使圣人之义复起,这是不能改变的。”又在席间手书劝其早去赴召,以定大议。张璁等人显赫后,颇为引荐杨一清。明世宗以其为老臣,恩礼加渥。张璁与桂萼既已攻击赶走费宏,想到杨一清必然会援助自己,而杨一清却坚持召谢迁,于是张璁等人心有怨恨。谢迁还未抵达,张璁已经进入内阁,于是原来商议事情多有变故。当时锦衣聂能迁攻击张璁,张璁欲置之死地,被杨一清阻止。张璁于是大怒,上疏诋毁杨一清,杨一清于是上疏乞归,明世宗从中调解。此后杨一清又因灾变,请求戒饬百官和衷,再次请求宽恕大礼议诸臣罪,此时桂萼进入内阁,矛盾变得更加激化。给事中王准、陆粲检举揭发张璁、桂萼招权纳贿的事情,明世宗立即罢免两人并公布其罪。其党羽霍韬称:两人离去势必牵连到我。于是上疏攻击杨一清,称其接受张永、萧敬贿赂。

杨一清再次上疏辩解并请求罢免。明世宗虽然挽留,但张璁的再次召还,霍韬再次攻击,并称法司都是秉承杨一清的意思,而诬陷桂萼。明世宗至此大怒,令法司会同廷臣商议,此后贬刑部尚书周伦任南京刑部尚书,以侍郎许赞代任。许赞于是借霍韬的话,请求对杨一清削籍。此后张璁三次上密疏,称杨一清假意乞求辞退,而实质是想以此来坚定明世宗的想法。果然,明世宗允许杨一清致仕,仍赐金币。

第二年,张璁等人诬陷朱继宗等入狱,并称杨一清接受张永弟张容的钱财,为张永写墓志铭等要求其连坐。杨一清大恨道:“我老了,却被这些孺子给欺凌玩弄!”之后背部疽发而死,留遗疏,死而不瞑,时为嘉靖九年(1530年)八月十四日。明世宗于是下令对以前的事不再追究,数年后恢复杨一清官职。后赠太保,谥文襄。

著作

著有《杨文襄公集》、《关中奏议》、《石淙诗钞》等。

杨一清的著述可分为两类:一类散文,大多为奏议,如《关中奏议》《督府奏议》《纶扉奏议》《吏部献纳稿》《吏部题稿》《文襄石淙集》《通家杂述》。这些著作在关切国计民生、整治边防、革除弊政等方面有许多切实的建议,表现了杨一清的政治眼光和治理才能。另一类是诗歌,其代表是《石淙诗稿》,为其门生李梦阳、康海编,有李东阳、李梦阳、康海等人的评点。

墓葬

杨一清墓在今江苏镇江南山的九华山,现存墓室、墓道,墓道长近一里,两侧有翁仲(石人)、石狮、石马及龟蚨相峙对立,并有三门四柱冲天式牌坊和石拱桥。今牌坊和石桥已毁,余均存。杨一清墓作为镇江地区保留比较完整的私人墓道,1987年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由于墓区后来成为居民墓葬地、果树林、茶园、菜园,墓冢、神道均已湮没无寻,仅残存石马、石狮、龟趺、碑刻等散落在周围田地中。墓冢在清至民国期间被平,墓园早年被毁严重,整体保存状况堪忧。

后世纪念

杨一清墓墓向西南,墓道长近一里,两侧有翁仲(石人)、石狮、石马及龟蚨相峙对立,并有三门四柱冲天式牌坊和石拱桥。今牌坊和石桥已毁,余均存。

眼前的石狮到了夏天,只能一半留在水面上了,到冬天水浅,可以完整地显露在外。而原本立在它对面的石狮已不见了踪影。

离石狮不远的草丛里藏着两个石兽,这是龟蚨,一匹保护完好的石马隐藏于树林之中。另一匹石马躺在地上,头部遭到了毁坏。

杨一清墓作为镇江地区保留比较完整的私人墓道,1987年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墓园重修

杨一清与镇江颇有渊源,其父杨景葬于镇江,故在镇江定居,在丁卯桥建别墅名“石淙精舍”。明嘉靖八年(1529),76岁的杨一清罢职后回到镇江,次年发背疽而死。

杨一清墓址位于江苏省镇江市高新区蒋乔街道嶂山村九华山路西侧的友谊水库旁,是镇江市第二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之一。墓园从2018开始修缮,4月3日上午,墓碑的顺利落成,标志着整个杨一清墓园的修缮工作圆满结束。杨一清:明朝内阁首辅 2

杨一清:明朝内阁首辅 3

近年来,杨一清墓地作为镇江名人墓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受到市民和网友的关注。2013年,市文物局组织镇江博物馆对墓区进行调查勘探,摸清了神道格局、墓冢的基本位置等情况。2015年,润州区文体局完成了方案编制。2017年上半年,修缮工程正式开工。2017年7月,市文物局再次组织对实施区域进行大面积考古。

2018年,润州区文体局对杨一清墓进行修缮。2019年1月,市文物局组织润州区和高新区召开三方协调会,根据属地管理原则,将杨一清墓移交高新区保护管理,并对周边环境开展整治工作,本体修缮工程基本竣工。墓区呈长条形,长约60米,宽约20米,沿缓坡地形自然向上延伸,划分为墓基、墓道和墓穴三大区域。2019年1月7日,工程通过验收,评为优秀工程。2019年1月14日,市文物局组织将杨一清墓及工程移交镇江高新区管理实施。2019年6-7月,镇江高新区组织实施环境绿化整治工程,2020年4月3日,墓碑、供桌、标志碑等安放到位。

多年来,镇江各级文物部门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最终完成杨一清墓的修缮保护,将这一湮没难寻的遗迹重新呈现给世人,为今后围绕名人文化开展交流活动及周边文化打造提供了重要的载体和平台。

 

江苏省镇江市文物处处长 张小军:

“通过我们近三年的工作,相关部门的大力配合和支持下,我们使杨一清墓,这样一个重要的名人遗迹,在淹没于地下这么多年之后,又以一个真实地,近乎完美的状态,得到了完整的呈现。”

杨一清作为明朝正德年间铲除奸宦刘瑾的重要大臣,为肃清朝纲起到了重要作用,是明朝历史上著名的忠臣。他曾历经明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四朝,为官五十多年,官至内阁首辅,相当于宰相之位,是地位显赫的“四朝元老”。

张小军告诉记者,在考古发掘之初,杨一清墓的情况令人堪忧,原来的墓有神道、石兽、墓冢等建筑,现在一对石狮子被遗弃在水库之中,灌木丛中散落着一些石构件残物,墓冢也有部分坍塌。

修缮的基本原则,完好的神道部分,进行了保留和加固,对石马进行了扶正,对缺损的神道部分我们进行恢复,所以我们现在可看到的,展示在大家面前的神道,是当时杨一清墓整体格局。”

江苏省镇江市蒋乔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 杨凡:

“一个落实好我们属地责任,在市文物局指导下,协助相关单位,把考古发掘工作基础工作做好,另外一个在考古挖掘结束后,我们对周边环境进行整治,绿化工程。根据市局的要求,在这块把碑立起来,我们这个碑的确立是市文物局的领导,根据史籍的记载,找了多方的资料,尽量按照恢复原样的方式,我们也是按照图纸正常地做的。”

下一步,高新区将安排文物保护员负责维护墓园打理和环境保护,并协调相关单位尽快将杨一清墓纳入全市整体规划。

 

评价

《明史》中,称赞杨一清为“其才一时无两”、“比之姚崇”。其博学善权变,尤其晓畅边事。其生而隐宫,貌寺人,无子。

清朝张廷玉等《明史》:一清生而隐宫,貌寺人,无子。博学善权变,尤晓畅边事。羽书旁午,一夕占十疏,悉中机宜。人或訾己,反荐扬之。惟晚与璁、萼异,为所轧,不获以恩礼终。然其才一时无两,或比之姚崇云。

明史

正德年间

武宗即位后,蒙古数万入寇固原,总兵官曹雄拒绝援助。杨一清则帅轻骑自平凉昼夜行,抵御入侵并发动奇袭,击退进犯。此后,杨一清以延绥、宁夏、甘肃三地有警不相援,请求率领大臣兼任。刘大夏于是请求杨一清总制三镇军务(陕甘总督),正德元年(1506年),加都察院右都御史。杨一清在任期间因修建边疆防御,武宗赞同并发帑金数十万使其完成防御工事。太监刘瑾因杨一清不依附自己,而弹劾杨一清,他被迫借病辞职。之后刘瑾诬陷其冒领浪费边疆费用,而被逮捕入诏狱。大学士李东阳、王鏊论救方才救出。仍命致仕,先后罚米六百石。

正德五年(1510年),封于陕西的安化王朱寘𫔍谋反,武宗命复起杨一清,总制军务,与总兵官神英平叛,并命中官张永担任督军。大军尚未抵达,杨一清旧部仇钺已经平叛并逮捕朱寘𫔍。杨一清驰马抵达镇县,并宣布德意。张永随后赶到,两人相谈甚欢。杨一清知道张永与刘瑾有矛盾,趁机与张永谋划除掉刘瑾之策。张永依计回京,面见武宗,不久刘瑾伏诛。

同年,杨一清奉召入朝,拜为户部尚书。论功加太子少保,赐金币。次年,改吏部尚书。

杨一清为政通练、性情宽大。其在吏部尚书任上,恢复此前为刘瑾所陷害的官员,并派遣官员去中原平定盗乱等,此后加少保、太子太保,荫锦衣百户。此后因选用尚书靳贵,而进杨一清为少傅、太子太傅。乾清宫灾,诏求直言时,杨一清上书称皇上视朝太迟,享祀太慢,在西内大造寺庙,在禁中留宿边兵,并阐述在京畿内设立皇店的弊病,以及江南织造等扰民事情。之后因病乞归,武宗仍然挽留。大学士杨廷和丁忧时,武宗命其兼武英殿大学士,进入内阁参赞机务。钱宁乱政时,受到杨一清的指责,于是其与江彬等人勾结,派人在武宗面前诋毁杨一清,此后杨一清请求致仕归乡,与焦山寺僧妙福禅师为友。武宗南巡时,曾经抵达杨一清府,与其乐饮两昼夜。杨一清借机劝阻,武宗于是取消江浙等地的巡游。

嘉靖年间

明世宗尚为世子时,与献王就曾经对其称,楚地有三杰,分别是刘大夏、李东阳及杨一清,世宗铭记于心。他即位后,廷臣纷纷交相举荐杨一清,于是世宗派遣官员赐金币存问,杨一清谢绝后,世宗特予一子官中书舍人。嘉靖三年十二月(1525年),世宗诏加杨一清少傅兼太子太傅,改任兵部尚书、左都御史,总制陕西三边军务。至此,以尚书身份担任边疆大臣的惯例,自杨一清始。世宗在诏书中褒奖赞美,以其与郭子仪相称。杨一清至此第三次为总制,其部下均踊跃兴奋。不久,平定亦不剌进犯,并接受土鲁番的求贡。

嘉靖五年(1526年),入朝任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加少师、仍兼太子太傅。不久《献皇帝实录》书成后,加太子太师、谨身殿大学士。杨一清以未曾参预纂修而请辞,没有得到世宗批准。王宪奏战功时,推功于杨一清,于是加为左柱国、华盖殿大学士。此时,前内阁首辅费宏已去职,于是杨一清接任,世宗赐银章二个,分别是“耆德忠正”、“绳愆纠违”,命其可以密封言事。杨一清与张璁论及张永前功,起为提督团营。给事中陆粲请增筑边墙,也得到杨一清批准。《明伦大典》书成后,加正一品俸。

大礼议期间,杨一清居家赋闲,看到张璁的上疏后,对门人乔宇称:“张生此议,圣人复起,不能易也。”又劝席书及早赴召,以定大议。张璁等人显赫,对杨一清颇为推重。世宗以其为老臣,恩礼加渥。张璁与桂萼既已攻击赶走费宏,想到杨一清必然会援助自己,而杨一清却坚持召谢迁,于是张等人心有怨恨。谢迁未至,张璁已入内阁,于是原来商议事情多有边个。当时锦衣聂能迁攻击张璁,张璁欲置之死地,被杨一清抑阻。张璁大怒,上疏诋毁杨一清,杨一清于是上疏乞归,世宗从中调解。杨一清又因灾变,请求戒饬百官和衷,再次请求宽恕大礼议诸臣罪。待桂萼入内阁,矛盾愈发激化。给事中王准、陆粲检举揭发张璁、桂萼招权纳贿之事,世宗随即罢免两人,公布其罪。其党羽霍韬称:两人离去势必牵连到我。于是上疏攻击杨一清,称其接受张永、萧敬贿赂。杨一清再次上疏辩解并请求罢免。世宗虽然挽留,但张璁再次召还,霍韬再次攻击,并称言法司都是秉承杨一清的意思,而无限桂萼的罪过。世宗至此大怒,令法司会同廷臣商议,贬刑部尚书周伦任南京刑部尚书,以侍郎许赞代任。许赞于是以霍韬的话,请求削籍杨一清。张璁又三上密疏,称杨一清假意乞求辞退,而实质是以坚定世宗的想法。于是世宗果然允许杨一清致仕,驰驿归,仍赐金币。次年,张璁等诬陷朱继宗等入狱,并连坐杨一清接受张永之弟张容的钱财,为张永写墓志铭等。杨一清大恨道:“老矣,乃为孺子所卖!”背部疽发而死,留遗疏,死不瞑目。世宗于是下令不再追问此前赃事,数年后追复官职。久之,赠太保,谥文襄。

白话明史之杨一清传

杨一清,字应宇,他的祖先是云南安宁人。父亲杨景,从化州同知任上退休,带着他住在巴陵。他很小的时候就能写文章,被作为奇童推荐做了翰林秀才。宪宗让内阁选择教师教育他。十四岁中乡试后,又登成化八年(1472)进士。他父亲死后埋葬在丹徒,于是他就把家安置在那里了。

除下丧服后,做了中书舍人。过了很久,升为山西按察佥事,又以副使身份到陕西任督学。一清相貌丑陋而天性机敏,喜欢谈论经世济民的大事方针。在陕西八年中间,利用空闲时间把边疆的情况研究得很详备。调入朝廷做太常寺少卿,又升为南京太常寺卿。

弘治十五年(1502)孝宗采纳刘大夏的举荐,提升他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去陕西督理马政。西边的番国本来有很多马,因为他们凭仗中国的茶叶去防治疾病,所以太祖曾制定法令,用四川的茶叶换取番人的马供军队使用。时间长了,禁令松弛了,不法奸商经常贩运私茶出关去赢利,番人的马不再按时送过来了。一清对此严加禁止,把茶叶贸易的好处全部收归官府,以此制服各番,番人的马匹又源源而来了。当贼寇大举侵入花马池的时候,孝宗皇帝让一清巡抚陕西,同时仍旧督理马政。一清才接受任命,贼寇已经撤退。于是一清着手选将练兵,修筑平虏、红古两座城池,用以增援固原;又沿着黄河修建矮墙用以防范靖虏;检举揭发并罢免了贪婪、无能的总兵官、武安侯郑宏;裁减了镇守宦官多余的开支。这下,军队的纪律为之肃然。

武宗刚刚即位,贼寇几万人骑马进犯固原,总兵曹雄的军队被隔绝,音讯全无。一清率领轻骑兵从平凉出发昼夜兼程,到达曹雄的军中,为他筹划、指挥,设了很多疑兵威胁敌人,敌军于是改犯隆德。一清于夜间点发大炮,声音回荡在山谷中间。贼寇怀疑有大部队过来,就逃到边塞外去了。一清因为延绥、宁夏、甘肃有战争警报而不相互增援,原因在于无人统一指挥,请求朝廷派大臣来兼领各部。大夏请求就此任命一清总制三镇的军事。不久一清升为右都御史,就建议修整边防,他的奏章大概说:“陕西的各处边境,延绥居于险要地带,宁夏、甘肃有河山可以扼守,只有花马池到灵州一带平地宽广,城堡又久不维修了。贼寇破墙而入,那么固原、庆阳、平凉、巩昌都要受害。成化初年,宁夏巡抚徐廷璋修建战防墙长达二百余里。在延绥的边防墙,余子俊把它修得很牢固。由此,贼寇有二十多年不曾到过河套地区。后来边防战备失修,护城墙和战壕一天天变为平地。弘治末年到现在,贼寇年年前来侵略。都御史史琳请在花马池、韦州设立军营,总制、尚书秦..仅仅修建四五个小土堡,又在靖虏到环庆间开挖七百里战壕,以为这样就不必忧虑了。不到一二年,贼寇又打了进来,这说明秦..所修建的土堡和开挖的战壕不能挡住敌人。我在陕西做了多年的官,对敌我情形很知道一些。贼寇前来动辄声称有数万人马,往来飘忽,速度很快。我方呢?敌人没到就征调部队,多有扰民破费的地方,敌人来后征调援兵又耽误军机。我想打仗时敌人不来,持久驻防就会使我们的军队坐至疲惫。我以为守护边疆的策略,要点有四条:修筑墙堡,开挖战壕,加强防备;增设卫所,壮大边防力量;治理好灵州、宁夏,安定内附的番人;修整韦州城,用以遏制敌人前来侵略。

“现在的河套也就是周朝所说的朔方,汉代所说的定襄,赫连勃勃所辖的统万城。唐朝张仁愿在这里修建了三座受降城,设置了一千八百所烽火台和..望台,突厥人不敢过山来放牧牛马。古代那些干成大事业的人无不是劳苦在先,然后才得到安逸。那受降城依仗三面险要形势,充当千里河山的屏障。开国初我们放弃受降城而保卫东胜,已失去了一面天险之地。后来又放弃东胜,驻兵延绥,以一面形势防阻一千多余里的要害地带,由此使得河套一带沃土变成了贼寇的巢穴。深山大河,有利地势掌握在敌人手中,而宁夏对外防御的天险反过来倒做向南防御黄河的屏障。这就是边防战患相连无法消除的原因。为今之计,实在应当再驻守东胜,依仗黄河固守,往东连着大同,向西接应宁夏,使河套一带方圆千里的土地归我们耕种、放牧,屯田几百万亩,减少从内地运送的需求,这是上策。假如不可能这样,趁现在增建边防战备,敌人来了有办法抵御,也比束手无策好些。”

进而他逐条陈述了方便的措施:延绥安边营石涝池到横城三百里,应设土墩、石台九百座,取暖的..望台九百间,驻军四千五百人;在涝池到安边营之间一百六十三里,土地平坦、宽广,便于修建防护墙的有一百三十一里,山势险峻但可以铲平、修整的有三十二里,应设土堡、望敌台,连接宁夏东路的防线;花马池没有天险,敌人来时依仗临时武装,应该设置卫站,兴武营守御所兵力不足,应召募新兵入伍;自环庆往西到宁州,中间应增派兵备一人;横城以北,黄河南岸现有三十六座土堡,应予修复。武宗同意了他的建议,拨出几十万两国库银,让一清修建防护墙。而刘瑾恨一清不归附自己,一清无奈就托病还乡去了。修筑成的防护墙只有位于要害地带的四十里而已。刘瑾又诬告一清冒领、浪费边防费用,把他逮进了锦衣卫的监狱里。大学士李东阳、王鏊竭力营救,才被释放出来,仍旧命令他罢官回家,为此,他前前后后被扣发的禄米有六百石之多。

安化王蜫鐇起来造反,朝廷诏令一清出来总制军事,与总兵官神英一道西讨,宦官张永监督他的军队。军队还没到,一清原来的部将仇钺已活捉了蜫鐇。一清飞马到达仇钺的兵镇,宣布了朝廷对劳苦将士的慰问。张永不久也到了,一清和他结交,在一块共事得都很快乐。他知道张永和刘瑾有矛盾,就借机愤恨地说“:仗着您的力量平定了反贼,但蜫钅番容易除掉,拿国家内部的祸害又怎么样呢?”张永问“:你指的是什么?”一清就凑上去在手掌中画了一个“瑾”字。张永为难地说“:这个家伙一天到晚在皇上身边,依附他的人盘根错节,抱成一团,他的耳目太多了。”一清激动地说“:您也是皇上信任的大臣,讨伐反贼,不交给别人办而交给您,皇上的用意可以想见。现在大功告成,您可以奏上捷报,请得机会向皇上讲论军事,借此机会揭发刘瑾干的坏事,极力陈述天下人的怨恨和对心腹之患、宫廷政变的担心。皇上聪明、勇武,一定会听取您的意见,杀掉刘瑾。刘瑾除掉后,您越发得到重用,就可以发愤努力,革除以前的弊端,得到天下人的拥戴。吕强、张承业和您,将是千年来三大豪杰呢。”张永问道:“假若不成功,怎么办呢?”一清说:“话从您口中说出,一定会成功。万一皇上不相信,您就爬在地下叩头哭述,在皇上面前请求自杀,挖开心肝以显示所说并非假话,皇上一定会因为您而感动的。如果您得到皇上批准,就立即行动,不要有片刻迟缓。”于是张永发愤站起来说:“嗨,老奴怎么能爱惜余生而不以生命报效皇上呢?”最后按照一清的计策诛杀了刘瑾。张永从此感激一清,在朝中为他张罗,一清被召回朝中,当了户部尚书。评定功绩,加封为太子少保,得到一笔赏银。不久改任吏部尚书。

一清对当时政治最为通达、干练,而且心胸宽广,热爱贤士大夫,与他们一道成就功名。凡是被刘瑾所诬陷的人才,大都被他酌加录用了。早上知道一个人才,当天就予推荐,因此他的门生遍布天下。他曾经两次在关中带兵,所提拔的偏裨小将做到大将乃至封侯的人,接连不断。有人送礼进来,顺手就散发给别人了。造反的大盗在中原作乱,一清上书请求调兵遣将,前后共几次上书,武宗都批准了。盗贼被镇压后,一清被加封为少保、太子太保,荫子锦衣百户。又被推荐入内阁为阁员,但武宗没有用他,而是用了尚书靳贵,把一清升为少傅、太子太傅。给事中王昂上书议论选用官吏的弊端,指责一清扶植私党,武宗为此把王昂贬了官。一清又上书解救他,武宗温和地回答说“知道了”。乾清宫发生火灾,武宗下诏求取正直的谏议。一清上书讲到皇上上朝太迟,祭祀礼数不周,宫廷西部修建僧房,紫禁城中驻扎着边防部队,城郊设立的皇店有害无益,江南织造的设立骚扰一方。为此他自称生病,请求回乡,武宗慰问并挽留了他。大学士杨廷和回家守丧后,武宗让一清兼任武英殿大学士,入内阁参与机密大事。

张永不久因罪罢官,而他的干儿子钱宁却掌了权。钱宁过去曾喜欢过一清,有人从中间挑拨所以心中对一清怀了恨。恰好碰上灾变,一清上书自我批评,极力陈述当时政治,中间有几句话说“有人用大话迷惑皇上,破坏国家大事,内廷中夹杂了武夫,京城都没有可以依靠的屏障”,用来批评武宗身边宠信的小人,武宗看后并不理解。钱宁与江彬等人听说后大为恼怒,就让戏子们在武宗面前制造流言蜚语,影射一清。当时有一个在考察中被罢官的人,教唆武学生朱大周攻击一清的隐私,钱宁在宫中充当内应,给事御史周金、陈轼等接连上书指斥大周一派胡言,请追究幕后主使人,武宗不听。一清于是尽力请求退休还乡,武宗传下令表扬了他一番,让他退休,按规定供给仆役、禄米。武宗后来南征时,还来过一清的府第,君臣高兴地喝了两天两夜酒,赋诗唱和达十次左右。一清平静地劝止武宗,武宗于是取消了江、浙之行。

世宗还是世子的时候,献王曾说楚地有三杰,就是刘大夏、李东阳和杨一清,世宗心里记下了。等即位后,大臣们接连推荐一清,世宗就派官下去赠送银币给他表示慰问,告诉他召他回朝的时间,催他上书对政治发表意见。一清上书谢恩,世宗特别给他一子做中书舍人的奖赏。嘉靖三年(1524)十二月二十八日,诏令一清以少傅、太子太傅的品位改任兵部尚书、左都御史,总制陕西三边军事。前任首辅充当边地将帅,这是从一清开始才有的事。诏书以温和的语气赞扬他,把他比作郭子仪。一清到现在已是第三次出任总制,士卒对此欢喜雀跃。亦不剌逃窜到西海,成为西宁、洮河一带的祸害,金献民认为召安有利,一清却主张剿灭他。土鲁番请求上贡,陈九畴想回绝他,一清却请对土鲁番加以安抚。他经常带领军官们演习阵法,曾说:“没有战事的时候应当像有战事一样提防着,有战事的时候应当像没事一样镇静。”

正当张璁等极力排挤费宏时,御史吉棠借机请把一清再调入内阁。给事中章侨、御史侯秩等上书争辩,世宗把侯秩贬了官,就此召一清回朝当了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入朝觐见后,加少师衔,仍兼太子太傅,这也是过去没有过的事。过了不久,《献皇帝实录》成书,升一清为太子太师、谨身殿大学士。一清以自己没有参加编写为理由推辞,世宗不允许。王宪奏上捷报,又归功于一清,加封他特进左柱国、华盖殿大学士。费宏这时已经去职,一清于是做了首辅。世宗赐给他两枚银章,一个刻着“耆德忠正”,一个刻着“绳愆纠违”,让他密封奏本,上书议事。他跟张璁说起张永以前的功劳,张永又得以出任提督团营。给事中陆粲请求增建边防上的防护墙,奏章中援引了一清过去的主张,一清于是极力肯定他的主意。世宗为此拨发国库银,让侍郎王廷相过去经办,但是时间长了也终于停顿下来。《明伦大典》成书以后,一清提了正一品的官俸。

当初“,大礼”的争论开始后,一清正在家赋闲,见到张璁的上书,他写信给门人乔守说:“张生的这种主张,即使圣人再生,也不能修改了。”他又劝席书及早应召,以便把“大礼”的议论确定下来。张璁等人突然间显贵起来,很想拉一清来作为自己的帮助。世宗也因为一清是年老的大臣,对他的恩礼很是厚重,免了他正常的朝见、日讲、值班,每月初一、十五日才参加早朝,并且让他迟到清晨再进内阁办公事。世宗给了他很多御书、和诗、金币及酒肉等赏赐。他所建议的边疆守御、国务事宜,无论大小,世宗无不倾听。

张璁与桂萼把费宏排挤走以后,心想一清一定帮自己的忙,一清却请召谢迁还朝,他们心里就恨起一清来。谢迁人还没到,张璁已经进入内阁,把很多事都改了样。一清援引惯例对他稍加压抑,他们那伙人就愤愤不平。锦衣聂能迁攻击了张璁,张璁想把他置于死地,一清不同意。张璁恼了,上书暗中诋毁一清,又唆使黄绾起劲地排挤一清。一清上书辩解,说张璁因为能迁一事所以排斥自己,并且又涉及到张璁说过的别的话,就此请求退休。世宗为他们双方做了劝解。一清又因为灾变上书,请世宗告诫百官注意同心同德,又请宽恕过去议礼大臣的罪过。张璁这下更加恨他了。桂萼进入内阁后,也和他互不服气。一清一再请求解职,并且说:“现在有权说话的人们喜欢改这改那,我却主张安宁、平静;他们崇尚尖刻的考查,我却主张宽松、和平。因此相互之间意见有很多不同,我愿意为能人避开道路。”世宗又用温和的诏书表扬他一番。这时给事中王准、陆粲揭发了张璁、桂萼揽权、纳贿的罪状,世宗立即罢免了张璁、桂萼,并且公开了他们的罪行。他们的党羽霍韬奋臂喊叫说“:张、桂二人走了,再往下就轮到我了。”于是上书竭力攻击一清,说他受了张永、萧敬的贿赂。一清又一次上书辩白,请求解职。世宗虽然安慰并挽留他,而张璁又被召了回来,霍韬对他的攻击更加厉害,并且说法司是受了一清的煽动、指使,蓄意给桂萼定的罪。世宗果然给激怒了,命令法司会同朝中大臣一起讨论此事。把刑部尚书周伦下放到南京,让侍郎许赞取代了他。许赞于是证实了霍韬的话,请剥夺一清的官籍,世宗让一清自己作说明。张璁这时三次密封上书,提出一清参加确议“大礼”的功劳,请给他休一次长假,实际上是要世宗下定决心打发一清离开。世宗果然同意一清退休,由驿站派车送回,仍旧赏赐他一些金币。第二年,张璁等人制造了朱继宗一案,把一清定罪为因为受张永弟弟张容的金钱为张永撰写墓志铭,又给了张容世袭锦衣指挥的封赏,于是剥夺了他的官职,由他在家闲住。一清极为痛恨地说:“我老了,竟然给这毛孩子卖掉了!”为此气得背上长了毒疮,死掉了。死前上书中说到自己被人诬蔑,死了也闭不了眼睛。世宗命令免了他的贪赃罪,不予追究。过了几年又恢复了他原先的官位。很久以后,才追赠他为太保,谥文襄。

杨一清生来生殖器不全,长得像个宦官,没有生过孩子。他学识渊博,善于权变,尤其通晓边防事务。当军事文书繁杂时他一个晚上写成十篇奏章,篇篇都说中要害。有人批评他,他反要推荐、赞扬那个人。只是晚年与张璁、桂萼不合,被他们倾轧,没能够得着皇上的恩典、礼遇,忧郁而死。但是他的才干当时无有匹敌,所以有人把他比作姚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4101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